window.document.write("");
唯美日记 > 当游戏映射现实 > 第87章源初(二合一)

第87章源初(二合一)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手里的银色小球,陆铭既惊喜又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惊喜的是,自己果然没有估计错误,这银色小球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害怕的是,在自己直感中,它是一颗未知生物的卵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来路不明的卵,如果孵化出一个可怕又危险的生物,对自己对世界都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,那时,自己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枚银色的卵,现在陆铭充满了复杂,只能一股脑儿扔进午后花园,等和花灵伊商量一下后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略过银色小球的事儿,陆铭检视了下自已兑换出来的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发现,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从《终末的黄昏》里,陆铭确实带出来不少东西,无论是材料、装备,还是技能传承。

        材料、装备还好,但是技能和传承这就让陆铭觉得好像有点被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从《终末的黄昏》里带出的技能和传承,确实全部在现实里复刻,但是却没有将《终末的黄昏》里的实力复刻到现实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者说,是只是复刻游戏里的境界,没有复刻游戏里的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现实世界里,陆铭也是一位境界上的10阶,可是自身的能量根本没有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陆铭能量方面,还只是挺留在原本的水准,刚刚过了一阶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导致了,明明很多技能陆铭都会,但是却苦于能量不够,没法用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不是一点优势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,陆铭现在离10阶只有能量的差距,不再有境界的差距,只需要积累能量,陆铭就可以自然而然地抵达10阶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午后花园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铭和花灵伊围坐在小石桌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花灵伊将银色小球拿在手里,左看右看,也发现不出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啪得一下,花灵伊只能无奈放下手中的银色小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铭哥哥,我实在看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你说这是卵,可是我怎么都看不出来它是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花灵伊嘟着嘴,满脸地郁闷,用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戳着银色小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看不出来吗?”陆铭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花灵伊已经是陆铭可以信任的人里了解最多的,她都不能看出这银色小球是何来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该怎么处理?总不能拿到孵化器去孵化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用孵化器这个奇葩理论,花灵伊都不禁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,陆铭哥哥你试一试滴血认主试一试?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不比孵化器还不靠谱!”陆铭吐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试试嘛,又不麻烦,顶多就是指头上多一个小口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铭想了想,觉得花灵伊说的还是有些道理,反正又不用什么代价,试一试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决定后,陆铭也用左手在右手食指上轻轻一抹,灵气汇聚,就出现了一条小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铭将伤口挤了挤,挤出一点血液滴在了银色小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血滴落在银色小球上,然后缓缓滑落,在银色小球表面上形成了一抹血迹。

        血迹铺在了银色小球上,可是银色小球却依旧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吧,我就说没啥用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铭对着花灵伊耸耸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用就没用嘛,我不是说了我也不知道的嘛,这是试一试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灵伊小嘴儿翘得老高,一脸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没怪你呀,我是想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铭话还没说完,突然小石桌上的银色小球发出一阵强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打断的陆铭,有些呆滞地盯着这个银色小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吧!我就说滴血认主有用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灵伊有些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陆铭现在可没有注意到花灵伊表情,他的注意力现在全在银色小球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银色小球的强光,让陆铭有些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手挡在眼前,过了一息左右,强光渐渐散去,陆铭才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强光散去之后,石桌上只有一个手办大小的御姐美人正懒洋洋地侧卧在那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呵~过了这么久,主人总算唤醒妾身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手办美人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,然后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把油纸伞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手办美人穿着一身很清凉的旗袍,胸前正义很是挺拔,随着手办美人起身,它们正上下颤动,很是q弹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出现的手办美人,看得陆铭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旁边花灵伊伸出手指,在陆铭脸上戳了戳,他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铭哥哥,手办有什么好看的!我也有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陆铭还挺了挺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花灵伊胸前的正义也随着她挺胸晃了晃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铭盯着看了一下,然后似乎有些失望地挪开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了陆的一系列动作,花灵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,泄气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花灵伊已经不小了,要是陆铭上手,差不多也是盈盈一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和她对比的手办美人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手办美人虽然人小,但是她的胸前按比例来看可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胸前鼓鼓囊囊的,还随着动作一颤一颤的,很是q弹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换做正常人大小,陆铭肯定一手抓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陆铭见胸忘义,花灵伊气鼓鼓地将手伸到陆铭腰间,找到软肉,然后一拧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陆铭的脸色都变了,“嘶”地一下连吸了好几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叫陆铭哥哥你色眯眯地盯着她看,没想到你也这么肤浅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灵伊气鼓鼓地扭过头去,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里色眯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铭其实有些冤枉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,他盯着手办美人看,是因为手办美人出现了时,有一股特殊的韵律,他自己当时是为这种韵律而入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这种连心神都沉进去的表现,落在花灵伊眼中,可不就是色眯眯地盯着手办美人看吗。

        和花灵伊解释不通,陆铭不想解释了,直接转头看向在石桌上的手办美人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陆铭注意力转回石桌上时,陆铭才发现,手办美人儿正津津有味地吃瓜看戏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她在桌子上,变出了一把遮阳伞和一副躺椅。

        手办美人儿,半躺在躺椅上,手里拿着一把团扇半掩着面容,轻笑着看着陆铭和花灵伊两人互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被人吃了这么久的瓜,陆铭也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轻咳两声,正了正气氛,陆铭才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,又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手办美人儿收起了团扇,轻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谁?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,不过主人不嫌弃地话,可以叫妾身清欢,或者清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我从哪里来?这个主人不是最清楚吗?我可是主人您亲手捞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清欢说着,还给陆铭抛了一个媚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,花灵伊看不下去了,气呼呼地打断道,“你叫陆铭哥哥主人,是不是也该叫我女主人呀!滴血认主这个方法可是我出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不是滴血认主才被唤醒地哟~我是被主人的气息所唤醒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区别吗?哼~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花灵伊看来,这两种说法差别不大,还不都是自己出的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没想到,会冒出这么一个狐狸精来,还不如不给陆铭哥哥炸出主意么!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有些区别的!”清欢摇了摇团扇,“其实只要是主人的气息都可以唤醒我,不一定是血液呀。主人身上的其他体液也行哟~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儿,清欢还故意做出一副娇羞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~你个骚狐狸精!只知道这些不健康的东西!”花灵伊瞬间想到了一些白浊的液体,顿时对清欢卖骚表示了不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什么吗?”清欢眨了眨眼,显得无辜极了,“我说的可是汗液呀!汗液哪里不健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清欢半眯着眼睛,嘴角噙着笑意,看着花灵伊无能狂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!清欢是吧,你也别给灵伊下套了!我们来谈一套正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通过刚才的交锋,陆铭知道了,花灵伊这只腹黑小狐狸是假腹黑,完全不是清欢这个真狐狸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人想谈什么正事儿呀?清欢可是随时都奉陪哟~”

        娇媚的语气在陆铭耳旁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,清欢已经坐到了陆铭左肩上,两条白嫩的小腿,正在陆铭左肩前,一晃一晃地摇摆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知道你倒地从哪儿来?又和邪神有什么关系?”陆铭神色严肃,脸上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从哪儿来?这个问题,我只能对主人说,现在还不能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邪神?那种残次垃圾和我有什么关系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关系?可是我发现你的时候,确实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被邪神打碎的世界之外对吧?”清欢打断了陆铭,“我只是在那儿停留着,等着主人把我捡回来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清欢的这种说法,陆铭脑海里忽如有霹雳炸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欢竟然在那儿等着我,岂不是他早就已经看到了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邪神在她眼里也不止一提,甚至新世界游戏平台说不定在她那儿,也不过是看得过去的玩具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儿,陆铭不禁咽了咽口水,问道:“敢问一下,你现在是什么级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妾身乃是源初!”

        清欢很大方地给出了一个答案,不过却是陆铭没有听过的名次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从名字上,陆铭就可以猜测一二,但是具体还是得让清欢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陆铭盯着自己,清欢也明白他是想让自己给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人,还曾记得和邪神之口对战时,那只金色企鹅说过的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也是皇帝级了!他所说的皇帝也是一个级别,只是当时你注意力都被邪神引去了,没在意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皇帝级究竟是怎样的?”陆铭皱着眉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帝级呀,算是迈入不朽的开端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花灵伊妹子离皇帝级就只有一线之隔。她们木界里,那位帝姣姣,和她也差不太多,也是离皇帝级只有一线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皇帝级,除了主人您10阶时体验过外,你也亲自见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见过?”陆铭有点摸不着头脑,思考着自己见过的谁可能是皇帝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不仅见过,还亲自交过手!就是当初入侵木界的那个僵尸皇帝!

        僵尸皇帝的“皇帝”二字,不仅是一种身份,更是他的阶位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,不仅陆铭惊讶了,一旁的花灵伊更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帝级究竟代表着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清欢润了润喉咙才继续讲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人,如果您把时间看做一条长河,那么皇帝级就相当于这河里的鱼,可以畅游在河水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帝级能够进行时间穿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额~”清欢都没想到陆铭是真么理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帝级不能时间穿梭,当然借助外力也还是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意思是说,皇帝级就是证得了时间线上的唯一,。将自己铭刻于时间长河了,无论过去还是未来,都只是和你保持联系,而不能在反过来影响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”陆铭点点头,“那邪神呢?它们是什么级别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邪神有强有弱,强者无限逼近于无上,而弱者连法则都用不利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皇帝级过了就是法则级,法则级上面就是无上级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皇帝级参透某项法则,就是迈入了法则级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法则级,在时间长河里,就如同渔夫,除了任意畅游外,还可以抵达河旁边的水塘,甚至换一条河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无上则是已经超越了时间长河的概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通解释,让陆铭有些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法则就是可以畅游时间线对吧?”想了一会儿,陆铭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!甚至跳跃到其他时间线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无上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上已经超越了这个概念。用主人爱看的小说来形容,无上就是已经超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陆铭想到了什么,“话说,清欢,你为什么对我过去了解的这么清楚?你偷看了时间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我是源初呀!”清欢突然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源初究竟是什么?你讲了一堆法则、无上,还没说源初是啥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源初,就是一切的初始,一切的原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法则是参悟某条法则或者某些法则。无上,就是三千大道于一身,做到全知全能,这就是无上!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世间事物无时无刻都在变化,又怎能全知全能?无上只是无限地去逼近这个概念。

        0.9999……终究不是一,无上也不可能成为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源初也就是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是怎么到源初的?”陆铭好奇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生而为源初,我很抱歉!”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陆铭和花灵伊满头黑线,源初大佬,就这么凡?

  /book/71/71138/38919336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闽ICP备16013055号-6。唯美日记手机版阅读网址:m.zwyd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