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美日记 >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> 第一八九章 天启七年

第一八九章 天启七年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新年伊始,万象更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大早,孙富贵等一票宿醉方醒的人过来给王言俩拜年,汇报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现在我们共有……其中正规兵丁……军户……物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富贵介绍了一下手下兵员及一应钱粮物资的整体情况,归属在三个千户所的兵员有三千多人,军户有一千多不到两千人,再加上王言手里的那一支三百人已经编外的队伍,他手下已经膨胀到了五千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单就战斗力而言,就是一些疏于战阵,专门给卫所长官当奴种地的后备军户选手的战斗力,到现在都比他最开始手下的那六百人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真要说起来,也没怎么训练,就是让这些军户吃饱饭了。吃的或许可能不好,但日常的油水也是给足了的。经过这几个月的调养,身体条件已经赶上了之前的那些大头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好生活来之不易,没有人再想回到从前,那不玩命的往上搏还等啥呢,所以现在最后的那个千户竞争相当激烈。如此再过一段时间,必定就会影响到中千户,到他现在的上千户,这个竞争筛人的机制也就算是转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下边的人一步一步的爬上来,然后根据个人的一些想法,加上其综合实力的判定,一部分升到他的加强编外队伍中,一部分又下沉到基层充任军官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就是当了军官或者是在他的手下也不是万事无忧的,还有手下内部的比武,还有所有同级别军官的比武,末位淘汰回炉重练,排名靠前的升迁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,既扩充了头部士兵的战斗力,又一点一点的拔高了麾下的底线。

        相应的,他手下养了这么多人,人吃马嚼、兵甲器械不说,还要花大价钱进购药材给小兵们补身体,他那么多银子也是有些捉襟见肘不那么很够用了。当然也是他精益求精,要是按照原来这些大头兵的过法,他这么多银子养个一两万人都是轻飘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孙富贵的报告也是说了这些事情,现在的钱刚刚好能够养现下的五千多人,再多就要下降标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又听了其他两个千户汇报的手下训练情况,王言点头道:“好,我都知道了。老孙,匠户还有郎中的招募没停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匠户我们都是跟其他的将军那边要的,还按照您的指示,给工部以及将作监那边送了不少的银子,弄了一批大匠过来。至于郎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这个您也知道,人家本身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行乡的赤脚医生我们也不好找,而一些城市里的大夫,都是有家有业的体面人,一听说到咱们这边军来那都恨不得把脑袋摇下来。而且他们也有一些人脉关系,咱们要是用强……不好办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言当然知道,只要生病就避不开医生,更避不开好医生,到四百年之后也是如此。想了想,王言道:“就先这样吧,能招多少是多少,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大人。那军户的事儿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军户正常的增加,你和满总兵那边的手下都有联系,一切照旧就好。物资的事儿,我来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还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了,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回头你们自己到后勤那边领二十两银子,算是我的一点儿心意,也讨个好彩头,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大人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票人乐乐呵呵的下去了,谁都没有拒绝。毕竟能跟王言开会的,最次身价都有一千两。二十两而已,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走后,王言去了一下匠户的工坊那里,照例的一番撒钱,收获了一些笑脸之后,让负责主管匠户的一个大匠把香水以及玻璃镜子、杯子啥的做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就说过,香水面膜啥的都可以做。而做香水是因为他现在已经弄出了玻璃,加上一些香氛技术,照样也是抢手货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虽然已有玻璃,但烧制不易,还有杂质,还是相对昂贵,只要他矜持的少量的往外面放一些,是能卖上高价的。都不用那些贵妇这那的,就那些青楼楚馆头牌名妓所用,就够他赚一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名妓才是现下走在时尚前沿的那一小撮,都是男人,谁不知道谁啊。估计用不了多久,就又是一个新风尚。

        交代完之后,王言让手下押着装人头的车,直接出发去了山海关的总兵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节的礼品什么的,之前孙富贵已经带他送过了,包括满桂、陈保宁、张兴贵在内的一票中高层,基本上都送了。辽东的文官自然也是有的,只是人家也看不上武官,毕竟地位在那呢,一边收者礼还他妈的一边不待见,好像都是应该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孙富贵抱怨,王言也没有在意,那都是移动存钱罐。以后有一个算一个,族肯定是不能灭,怎么说都是劳动力,但家是一定要抄的,谁也跑不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山海关,总兵府也是挺忙的,都是一些参将、游击什么的小弟过来拜见大哥,聆听指示,王言一个小小的守备跟本就排不上号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银子不是白拿的,基本上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言笑呵呵的跟人打着招呼,让手下把车赶到了后院。这忙活一早上,饭都没吃一口就过来了,满桂怎么也要到下午才能有时间,当即便带着一干手下熟门熟路的找到伙房让人弄了点儿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满桂是真拿王言当子侄看了,比对他儿子都亲。毕竟王某人办事儿能力高,还不惹事儿,最关键还能赚军功。就上次王言的一千多人头,虽然朱由校没有实际表示,但那慰问的圣旨还是够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,天都快黑了,王言才终于见到了满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久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言坐于满桂下手,闻言放下茶盏:“大人公务繁忙,身系辽东之安危,属下这点儿时间算得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呀你,又拍马屁。”伸手虚点两下,满桂道:“行了,说正事吧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赶的正巧,昨天下午回来的。”王言道:“这次斩获的人头和上次差不多,都是一千多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满桂皱了下眉头:“我记得你这次带的人比上次还要多,怎么斩获才相当呢?可是有什么变故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言摇头道:“属下这次分了三个队伍,没有一起行动。所以另外两个没有属下在的队伍,战斗力相对差一些,但是战果也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之前我还想着说呢,不要总是亲自上阵。没想到你自己就知道了,多给手下人机会。而且没有你的带领,他们的战果也还可以,看来你的兵是练出来了,好啊,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过誉了,属下也就是这三百人可堪一用,其他的相比起来还是要差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满桂摇了摇头,没有说什么,他能不知道王言手下实力怎么样?要知道就是一般的游击手下都没有王言这么多人,他能不关注?也就是银子到位了,功劳到位了,加上他实在是压不住,毕竟第一战人家就入了皇上的眼,所以这才会多加提携、推波助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一步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言想都不想:“带五百人出去,杀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,别一天天总是喊打喊杀的,都是守备了,怎么也要稳重一点儿。”满桂摇头道:“这次你估计是不能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请大人示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巡抚袁崇焕就在和皇太极和谈,现在好像是要有眉目了。”袁崇焕皱眉道:“而且我们收到消息,最近他们那边兵马粮草调动频繁,皇太极有意攻打朝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言点头道:“皇太极刚刚上位,需要打一仗证明自己,稳固地位,打朝鲜也是理所当然。但是,唇亡齿寒的道理大人应该明白。一旦建奴平定了朝鲜,赶跑了毛将军,没有别的牵制,他们就会全力攻打我们大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想到这些,我很欣慰啊……”满桂老怀大尉、孺子可教的点头认可:“这就是我不让你出去的原因,一是为了防备皇太极打朝鲜是假,打我大明是真,一是若皇太极真的打朝鲜,段时间内也打不下来,我们安稳发展,屯田、筑堡、练兵才是首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你现在出去杀建奴,皇上那边虽然记着,但你小小年纪,已经是提领三千兵马的守备了,所以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有升赏。所以还是安心发展一段时间,积蓄力量为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满桂叹了口气:“就是委屈你了,要是放在汉唐,你也应是冠军侯般封狼居胥的英雄少年,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言明白那意思,无非就是现在大明党争正烈,内部危机四伏,外部也是狼群环伺,颓势尽显。就是真的打没了建奴,他想好死也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这些跟他关系不大,毕竟他从来就没想过给别人打工,让人一纸诏书给送走。也没想过有人跟他俩玩儿什么权谋,什么政治游戏。真当他手里的大头兵是吃干饭的啊?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满桂说的不能出去,尽管已经那么说了,但王言还是要争取一下的:“大人,属下觉得,现在建奴要打朝鲜,后方空虚,正是属下袭扰后方的好时机。如此,也可以牵制他们的精力,让他们短时间内无暇顾及大明,为我大明发展争取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这个我当然有考虑。”满桂抚须,智珠在握:“我说的是安心发展一段时间,又没有说一直不让你出去。等到皇太极真和朝鲜打起来,你再去不迟嘛。正好这段时间也能多练练兵,到时候多带点儿人手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言嘿嘿一笑,拱手:“大人妙算无遗,属下佩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来,又拍马屁。”满桂哈哈笑着:“没别的事儿你就回去踏实的练兵,至于那些首级,我会交给皇上的,总会有那么一天的,你且安心等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大人。”王言拱了拱手:“属下还有一事要报与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,大人。之前咱们做香皂,属下不是找了不少的匠户吗。”王言道:“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研究,成功的研制出了适用于女子的香露,喷在身上香飘十里不敢说,飘个十步还是没有问题的。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,到时大人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好好好。到时你差人送来即可,不用单独跑一趟,那咱们这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言识趣的说道:“还是先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,属下告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满桂满意的笑道:“去吧,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钱到了他这会儿,虽然已经是一个数字,但没有人嫌钱多不是。圈地置产不香吗?而且他家大业大的,怎么也得为子孙后代多多筹谋,才好对的起列祖列宗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言回到驻地休息一夜,第二天直接就把他亲自带的三百人提到五百人,他是知道历史的。把朝鲜打服,把毛岛主赶回皮岛之后,皇太极就会打锦州、打宁远,也就是袁大督师的第二战,宁锦大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皇太极之所以干朝鲜,就如他之前说的,就是为了稳固人心,稳固地位,也能为干大明扫一扫后患。毕竟皇太极是眼看着的,哪回他们跟大明干仗,朝鲜都他妈的在后边搅和,真真是烦的很。更不要说,还有个毛文龙更烦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与历史不同的是,这个冬天王言的战果太辉煌。毛文龙打了那么长时间,都没有王言去三次影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段时间,整整没了两千多战兵,被屠的成年壮丁更是不计数。而且他们派了那么多兵马出来抓人,被吊着溜了三个月。那军队一调动,后勤的物资钱粮比水流的都快。普通民众也是人心惶惶,就怕人家过来屠杀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被杀了那么多的成年壮丁也是有好处的,毕竟男人都是一家之主嘛。现在被王言弄死了那么多,剩下的孤儿寡母的也活不下去,所以……这个冬天,有幸没被杀的男人是一边胆战心惊的害怕来人整死他们,一边又快乐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皇太极甚至动了合村并镇建城的想法,只是正值冬天,加上后勤压力太大顶不住,这才没能成行,要不然还真说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还要加上本来旗人对掠来的汉人就不咋滴,动辄打骂苛待,时间长了也有那个实在活不下去,就是要干一把的选手。不时的,内部就有点儿叛乱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本身八旗内部就是错综复杂,毕竟一母同胞的亲兄弟都互相讲究、算计呢,要是手里有点儿权力,有点儿兵马,那不是更乱套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算上大明一直在那屯田修堡垒,虽然面上一直是在和谈,但大家心知肚明,那就是要干他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后金形势也不太好,内忧外患,矛盾重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和朝鲜这一仗,皇太极是不得不打了。之前说的那些原因都是正常战略,主要原因是他们手里没有钱了……再这么继续下去,都不用大明来打,他们自己就分崩离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还得说回来,皇太极知道是大明的人干他们吗?他必定是知道的。就是一开始怀疑是蒙古那边动的手脚,后来骑兵对冲的时间长了也发现了,战斗力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崇焕不知道王言这边暗中在背后搞破坏吗?当然知道。在敌方安插个细作打探打探消息,那不是最基本的吗。就是或许不知道具体是那支部队调动而已,但人家能上位肯定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把宁锦之战守住,那么他一点儿问题都不会有。要是没守住,王言毫不怀疑,他和满桂一定会被砍了祭旗。就是暗中支持明面上只能刨木头的朱由校,也会愉快的支持这个决定,并非常欢喜的表示直接砍,都不带等秋后的。因为需要有人负责,他和满桂这两个大好头颅就挺够用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言这边暗自准备,磨刀霍霍。那边正月初二,皇太极派使者过来同袁崇焕商议要签订文书。正月初五,没有等这边的回复,皇太极直接举兵四万派阿敏渡江干朝鲜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是正月十三,举兵三万,这少的十一天,多的一万人就是王言这个小蝴蝶的功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王言接到满桂让人传过来的消息之后,已经是初五了。他也不墨迹,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,带着早就组织好正在磨合的五百人直接北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行并不顺利,过去就被拿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知道对面肯定设圈套,有埋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换任何人在他的角度,正好赶上人家派兵出去干仗,后方空虚,都一定会派人去袭扰,所以对于他的到来有判断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虚则实之,实则虚之,王言直接带人干到了盛京周边。结果他实了,皇太极这老小子太他妈惜命,剩下的兵马多数都在这边。当然也可能人家就是一个战术大师,预判了王某人的预判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谁也不知道,王言到底是往哪里杀。杀到人家老巢正好,一网打尽。可要是王言没去,而是去了其他地方,那死的可都是人家正经的旗人啊。一点儿准备都没有?就任他屠戮?

        由此可见,人家成功必不是偶然。就这爱死不死的,一般人还真下不去那个心。毕竟其他人也不是吃干饭的,打完仗回来发现自己手下都他妈让人弄死了,那还有个好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没有那么多如果发生,毕竟王言是真去了,也是真让人围上了。要不是他存了不少炸药包,硬是炸出了一条路,最后说不得他也得死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暴露空间的事,王言马上始终拴着一个大包裹伪装。而且之后王言也会叮嘱活着的人,不要透漏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最后他这一支精锐小队,基本上打没了,就剩下一百多人跟着他逃出升天,还都是人人带伤。而他自己是猛虎难敌群狼环伺,也是受了不轻的伤。毕竟他是开路的,拿炸药包叮咣乱炸的,承受的压力也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是手下没有明军标识,不是朝鲜式样的就是蒙古式样的,还有不少的后金式样,反正是拿这个跟他找事儿是找不着的。当然这些也没用,还是要看接下来的宁锦打的怎么样,没打好,没有理由也得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把去的时间短,基本上都用在赶路上了,用了二十来天,于正月底回到了驻地休整养伤,练兵再干皇太极那个老王八。

        满桂听说王言受伤的消息,借口巡查驻防情况过来探望了一下,确定王言还好之后,这才勉励了一番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也没有说什么,毕竟之前两千多颗人头以及家里的宅子、土地、产业都在那呢,他还能说啥啊?

        人的惰性在那,难免有想不开的。借着这个机会,王言又一次的组织了大规模的比武,将他亲掌的千户中摸鱼的大头兵踢下去,让表现好的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精锐一百多人,王言不打算再让他们上战场了。尽管以前是打算让他们扩充军队的时候做底层军官的,但是这把底子都好打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这些人这把死里逃生,估计上阵再战的意愿也不强了。所以王言问了一下这些人的想法之后,还想干仗的等养好伤归到大部队中做军官。不想干仗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王言给开课,改行做间,转到幕后。现在已经是天启七年,马上二月了,没几个月朱由校好该玩水了。所以他这边也该尽早准备,手上有一只隐在暗中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他是想单独弄的,现在让皇太极干了一把倒是正好。尽管他已经行了半年的计划破产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时间缓缓过去,前方战场上,后金兵马一路势如破竹,给毛岛主撵的上蹿下跳。朝鲜也是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,步步败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受此情况影响,大明朝堂上一帮人研究来研究去,最后把力保满桂的大哥王之臣弄走了,表示以后没有经略这么个位置了,关内外一应军政事,都是辽东巡抚袁崇焕说的算,正经的成为了一方大佬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月初,给之前想要转职的小弟们上了一个月课的王言终于是养好了伤。他手下的大比武也已经完成,不想转职的小弟们伤也好了,王言把他们编入队伍,又拉起了五百人马,又一次的北上、杀奴……

  https://www.zwydw.org/book/69/69753/3907555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zwydw.org。唯美日记手机版阅读网址:m.zwydw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