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美日记 > 这个剑修有点稳 > 第五十三章 剑修向西

第五十三章 剑修向西

        在许多年后,每当人族回顾起中灵域这场波澜壮阔,恢弘万分的战争时,都将人族的反击之始,定于剑宗老宗主谢青云与新少宗陆青山一齐率领剑宗剑修西征,抵达中灵域那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事实上,人族的反击之始无关剑宗,也不是烛龙殿的东行,甚至不是夏曌一意孤行指派出的玉林卫与长安卫,而是来自一位再普通不过的剑修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在中灵域的西北部边陲,有一片五千多公里的荒野地带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片荒野地带的边缘,则是有一座边陲小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座孤独的边陲小城,在那横跨五千多公里的荒野中,有且仅有这一座人族城市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它和大夏其它的城市就再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城之内,有一条清澈的河流横贯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有这条小河存在,这座边陲小城才被建立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或石制或木制的小桥凌驾于小河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河岸上遍植芭蕉,芭蕉树后就是一家家酒肆,挥之不去的酒香从那里边飘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芭蕉树前,是繁华的街道,行人如织,繁华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边陲小城,这里的修士数量既不多,实力也没有太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小城西边的平房区,有一座极大的平房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平房大院之中,正不断传来利器划过虚空的破风之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院门口,挂着个牌匾,上书:飞燕剑李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家剑馆,是一个叫李四的剑修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人知道李四的来历,只知道在二十年前,李四悄无声息的进入小城,并且置办了一座大院,然后开了家剑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城的独有特色就是,城里的各个势力以及阶级都早已固定下来,在这要打开门做生意,必须是得经过那些人的同意,按他们的规矩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只是一家剑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私自在城里开剑馆,很快就迎来了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找上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只知道门一关,半个时辰之后门再开,那个上门找麻烦的修士便是面色难堪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那之后,“飞燕剑李”就彻底在小城里扎根,并且迅速壮大,成为了小城之中最大的剑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因也很简单,剑馆收人,只收取象征性的一块灵石作为“学费”,并且有教无类,来者不拒,不论你是散修或是宗门弟子还是家族修士,李四都愿意倾囊相授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门槛,就门口两侧的一副对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恃强凌弱行往他处,贪生畏死勿入斯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说归说,空口保证谁又不会呢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个门槛也就约等于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大院之中,李四坐在一张靠背椅上,悠闲地喝着小酒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方,是数十个年轻的剑修,正在做着日常的练习。

        飞燕剑,以快而闻名,要想又快又稳,就需要枯燥而持续的练习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眯着眼看着底下的弟子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眼睛很小,可是并不影响他的目光锐利,总能及时且准确地指出弟子们的错误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很多剑修一样,李四年轻的时候极其擅长杀伐,手上的性命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他也进过龙城关,砍过魔族魔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飞燕剑,正是在与魔修的战斗中磨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后来,他的年纪到了,修为又迟迟无法再进步,气血逐渐枯竭,精力以及战力也大不如前,便是从龙城关之中退了下来,不浪费多余的资源。

        退下战场之后,李四迷茫了一段时间,不知道该去哪,该做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习惯了紧张跌宕,生死就在一瞬间的战斗生活,日子突然平淡下来,的确是让李四感到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怀念自己的前半生,怀念在龙城关新鲜刺激的日子,怀念年轻时候的御剑纵横山水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李四想起了当年的河边练剑,想起了当年的那个喜欢穿裙子,名叫飞燕的姑娘,想起了那个姑娘总喜欢看他练剑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在他要离乡追寻剑道的时候,姑娘靠在渡口围栏,痴痴望着他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四哥,我在这等你,等你回来之后,我们就找一个小城隐居下来,买一个好大的别院,然后生好多好多的小孩,你教孩子们练剑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这一去就是百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回首已是百年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昔日红颜早已成了一柸黄土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李四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找了个边陲小城,开了这家以女子名字为号的剑馆,广开剑馆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心思愈发淡泊的李四,轻抿了一口手中的酒,起身准备宣告今日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起身的那一瞬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好似察觉到了什么,眉头一皱,抬头一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看到了飞舟,像飞燕一样多的飞舟,足有千艘,就像是一片乌云般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中先是感到震撼,然后心头一跳,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师傅,李师傅。”这时,门外传来高声呼唤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一个身高八尺,虎背熊腰的修士疾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城主府的侍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张,发生什么事了,这些飞舟是什么情况?”李四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师傅,出大事了!”被称为老张的侍卫急忙忙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慢慢说,别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张深吸了一口气,连忙是将具体情况缓缓道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在场所有人,包括李四以及剑馆的门生们都沉默了,眉头蹙起,脸色变得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龙城关失守,魔灾入域,中灵危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便是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,还有很多的细节,比如浣灵宗的叛变,比如跨域传送法阵的被毁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对这座小城的人而言最重要的内容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无间域的魔族大军,在拿下龙城关之后,便是以龙城关为锚点,如决堤洪水般越过羡天岭,涌入中灵域。

        羡天岭周边那些不起眼的小城市,小宗门,小家族,就像是浅滩上不起眼的小石子一般,在洪水的冲击与拍打下,瞬间被淹没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城关位于中灵域的最西地带,故魔灾便是从西部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中灵域很大很大,所以即使魔族有着滔天优势,想要将中灵域完全吞没,也需要一段极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魔族入域,中灵域上的各大宗门、家族、势力乃至城池的主事修士,在第一时间对龙城关中死守不退的修士们表示敬意之后,便是快速做出该有的应对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城关修士已经为族捐躯,但总还有活着的人需要负起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中灵域的主事修士们,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坚壁清野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迅速疏散中灵域西部区域的所有人族,将他们运往目前较为安全的中灵域东部区域。

        中灵域所有的势力齐心协力,在短短时间内,就拿出了数以十万计的飞舟用来运输人族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大夏还发布了征修令,征召西部前线上所有五境以上的修士组织防守,尽量为人族的疏散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是组织防守,谁又不知道这其实就是等于“拿性命拖延时间”呢?

        剑馆中所有的弟子们在此刻都感到愤怒与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并没有太多的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们这里距离前线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,魔族一时半会根本打不到这里来,他们完全可以有条不紊地退走东部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大夏的征修令,更是不关他们的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是他们这座小城位于西北部,并不处于征修令所指出的西部前线征修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是小城之中,并没有五境以上修士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说是这样说,心里不急也是完全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飞舟已经到达小城上空了,撤离迫在眉睫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调动了数十万计的飞舟,可相对中灵域西部的那亿万万人族而言,这还是太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飞舟需要来回利用,跑很多很多趟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大夏只给他们半天的时间,过时不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弟子没有心情再练剑,没有心情再多说什么,甚至是忘了与李四告别,便是急匆匆地离开剑馆,各回各家,收拾家当,准备登上飞舟撤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张通报完消息,也是立刻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要回去收拾家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自从听到龙城关陷落的消息之后,便一直很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剑馆之内人去楼空,李四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,重新走到靠背椅前坐下,端起酒嚢,喝着酒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酒,却是越喝越闷,越喝越闷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在想什么,眼睛中的光芒越来越明亮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片刻,他再次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遥望西方,遥望龙城关的位置,随后将酒囊中的酒一洒,倒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酒香四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着西方抱拳行礼,说了一声,“与诸位同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里,他没有收拾家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根本也没有什么家当。

        剑馆根本不赚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只是将剑馆里里外外收拾打扫了一遍,打扫得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又倍加珍惜地擦拭了一遍已经多年没有饮血的本命剑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他昂首挺胸地走出了大院,关上了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并没有把门上锁。

        走了两步,李四像是想到了什么,回头一看,犹豫了片刻,便不再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取下了门上的牌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飞燕,一起走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牌匾被摘,于是剑馆门口就只剩下那一幅对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恃强凌弱行往他处,贪生畏死勿入斯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烫金的大字,在阳光下闪着若隐若现的金色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李四缓缓走出城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见了城外那片空地上滚滚的人流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眼看不到头,乌压压的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多好多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对魔族大军入关的慌张,对即将背井离乡的迷茫,甚至还有对第一次乘坐飞舟的好奇与期待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中,其实有很多人在这之前根本不知道魔族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到现在,他们也没搞清楚这个概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只知道这是个很坏又很强的东西,所以他们要退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站在路边,看着那滚滚的人流,看着老幼妇孺们一个接着一个登上飞舟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当一艘战舟满载,便会升空而起,向着东边飞去,破开云雾,因为极速掀动气流,留下一道道长长的尾芒,经久不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时,总会有小孩发出“哇哇”的惊叹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大人来说,背井离乡往往意味着伤心,意味着不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对于小孩来说,却是代表着新鲜,飞舟的神奇,更是让他们无比欢乐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小孩子便是此刻场上唯一能笑得出来的一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在一旁看了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艘又一艘的飞舟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城外的人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最后,只剩下最后一艘飞舟还未升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走了。”一个娃娃脸的修士走了上来,对李四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剑馆的诸多弟子之一,叫做常有福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有福的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名字的主人却并没有那么有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个孤儿,从小吃百家饭长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年前,李四来到小城开了“飞燕剑李”,还只是凡人的常有福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常有福不是修士,就连一块象征性的灵石都交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最后,李四还是收了他,并且传授他修真功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李四在常有福身上看到了某些属于剑修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证明,他的眼光并没有错,不过二十年时间,常有福修剑已经小有所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常有福对于李四这位师傅也异常尊敬,视作生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”李四点了点头,嗯了一声,对常有福道:“是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你走反了,飞舟在这呢!”常有福发现李四走的方向不太对劲,连忙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走反。”李四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常有福愣了一下,猛然意识到了李四的意思,他顿时被吓了一跳,紧张道:“师傅,你要去西边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夏发布了征修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要的是五境以上的修士,师傅你还这么老了......”常有福急了,所以甚至没顾得上分寸,直言不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五境以上,但也有个五境,而且年轻时候斩的魔头可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师傅老则老矣,可一顿还能喝五壶酒呢,别小瞧你师傅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四的说词并不能让常有福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越听越是不安,“但征修令那是发给西部前线的,和我们没关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那边呆过,前线就那么些人,能拦得了魔族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......你一个人去也没有用啊。”常有福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我只会是一个人呢?”李四轻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然没看到,但是他知道除了李四之外,一定还会有张三,有王五,有赵六,以及千千万万个“李四”正在奔赴那片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福,要想让别人拿我们的命当命,冒着天大的危险来救我们,那就得是让他们看看,我们的命,到底哪里值钱。”李四与常有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龙城关呆过的他,比一般人的视野更为大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隐隐看到了中灵域即将面临的孤立无援之局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并不知道,其它域的修士会不会冒着天大风险来支援他们中灵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知道,中灵域与其期望着他人来救,不如先自救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那你一定要多杀两只魔头。”常有福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,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在常有福身上看到了一些剑修的东西,所以才收常有福为徒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剑修的性情便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你师傅强着呢。”李四保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有福,快点,要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后方最后一艘飞舟上有人对着常有福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要启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。”李四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......我走了?”常有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等我修行到五境,我也一定会回来的。”常有福往飞舟处跑了几步,又停了下来,转身对李四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一定要活着,等我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敢再耽搁时间,没有等李四做出回复,便是连忙登上了飞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好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四默默地看着这最后一艘飞舟升空,向着东边破空而去,喃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看了一眼已经空无一人的小城,洒脱一笑,心念一动,召出许久未用的本命剑,御剑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飞剑与飞舟一前一后,在小城外升空,各自前往东西两个不同方向,在天穹之上形成交错而过的两道流光。

        飞舟破空而去留下白色的尾迹,向东而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剑光划破长空带来炽盛的气浪,向西而进。

        凡人向东。

        剑修向西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李四只是一个老迈的五境剑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真的很普通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真的很不普通。

  https://www.zwydw.org/book/67/67305/39059517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zwydw.org。唯美日记手机版阅读网址:m.zwydw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