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美日记 > 重生之传奇农夫 >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酒醉一场

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酒醉一场

        方南衣好不容易在三伯母和姑姑的念念叨叨之中脱身出来,可当她满四合院找的时候,已经没有见到宋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走进书房,书房里面只有二伯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疑惑的看着二伯母:“二伯母,宋山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伯母优雅着品着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怎么就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南衣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腿长在他身上,他想要怎么走,就怎么走了,我还能留得住他吗?”二伯母抬头,看了一眼方南衣,淡然的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伯母,你和他说啥了?”方南衣看着二伯母,这个从小如父亲一般严厉教育她的人,是她最尊敬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知道,二伯母越是疼她,越是容不下宋山的,被人不知道二伯母的厉害,她可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家几个孩子,包括方仑,方东山,还有自己,大大小小的本事,都是二伯母教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说什么,不过你奶奶倒是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伯母最擅长的是甩锅。

        把锅甩给老太太,方南衣再横,也不敢说什么,别看方南衣大咧咧的,老方家的人,骨子里面都是孝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说啥了?”方南衣顿时声音都小了几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里面,谁都能得罪,奶奶不能得罪,奶奶老了,而且接连的失去儿子,丈夫,孙子,孤寡半生,凄惨无比,要是再让奶奶生气,她就是太过于不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奶奶说,既然他喜欢你,就应该为你做点事情,所以让他以方家女婿的名义,清理门户!”二伯母施施然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怎么能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南衣闻言,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能杀方仑,因为她是方南衣,方家当代家主,可方仑说到底是方家的人,其他任何人杀了方仑,对于方家来说,都是过不去的一道坎,奶奶这是想要让她这辈子都不能再见到宋山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奶奶这是心疼你,这也做错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伯母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南衣沉默了,半响之后,她才开口说道:“二伯母,方仑的事情还没有一个定论,如果要清理门户,那也应该是我,他宋山不是咱们方家的人,我们不应该为难人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喜欢他?”二伯母道:“他有资格成为方家女婿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我喜欢他,但是喜欢他是一回事,在一起又是另外一回事!”方南衣大方的承认了:“他不是方家女婿,我不会和他在一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,没有归宿的,他们能纠结,却走不到一起去,这个结局,仿佛一早已经注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大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伯母深深的看了一眼方南衣,方南衣脸上的那种的坚韧和执着,让她略微心疼,她叹了一口气,倒上一盏茶,敲了敲桌子,轻声的道:“别在哪里跳来跳去了,坐下来,陪二伯母喝杯茶吧,去了西京之后,你都没有陪二伯母喝过一杯茶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南衣倒是很乖顺,她坐在二伯母的面前,略微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南衣,其实你自己都知道,你们是不可能在一起了,为什么还要执着下去,这种痛苦,是无休止的,值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伯母有些心疼的看着方南衣,这个孩子从小到大,自己养大的,自己教的,怎能不心疼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是心疼,她越是有一种想要把宋山送到西伯利亚去的强烈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伯母如果当初知道,嫁给二伯父会守寡大半辈子,你还会这样做吗?”方南衣突然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别人看二伯母运筹帷幄,在外面无所不能的,在这四九城都能位列一席之地,可谁又知道,她半生守寡之痛,

        二伯母闻言,楞了一下,不过随后笑了,她看着方南衣的目光有一抹赞誉:“不错啊,现在都学会反驳二伯母了,有进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前不懂事,只知道喜欢就是喜欢了,可当你想要懂事的时候,你已经走不出来了,我知道二伯母为我好,但是值不值得,只有我自己知道!”方南衣有些感概:“也不知道上辈子作了什么孽,我怎么就会遇上这么一号人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早知道能遇上宋山这么一号人,她当年就躲开的远远的,往后就没有这么多的交集了,也不会一步步陷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总有些孽缘,躲不过,避不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伯母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了想,说道:“你奶奶的确要求宋山去清理门户了,不过宋山拒绝了,他比你更加聪明一些,怎么会上你奶奶的当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南衣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伯母继续说道:“给了他两个选择,要么他入赘方家,要么他从现在开始远远的离开你,不许见你,他都给我拒绝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伯母嘴角扬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:“好多年没有人这么挑衅我了,南衣,你说我该如何对付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南衣心中一松,有些失落,却因为二伯母后面的话变得紧张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小心翼翼的看着二伯母:“二伯母,你何必为难他,我和他的事情,那是我们两个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方家的事情!”二伯母提醒说道:“南衣,你是方家的家主了,老方家一门子寡妇,已经不好听了,如今方仑不孝,你再来点什么事情,方家还要不要在四九城立足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南衣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如今是方家的家主,肩膀上承担老方家的责任,老方家不仅仅只是一个家族,也是一个派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愿终身不嫁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南衣最后吐出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总要有抉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为了这么一个男人啊?”二伯母叹气,即有千般本事,人心难料,她能给方南衣最好的,却无法替她做任何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是我傻吧!”方南衣凄厉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真的傻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伯母摇摇头:“只愿意你的傻,是值得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,只有愿意不愿意,我愿意!”方南衣很坚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南衣!”二伯母忍无可忍,最后只给了方南衣一句话:“如果宋山再出现在方家四合院,我打断他的狗腿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南衣噗嗤了一笑:“估计他不敢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伯母冷声一声,然后道:“总归是你的选择,我不会多说,不过老方家少一个继承人,你日后如何,我不管了,我也懒得管,但是你得给方家一个继承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生孩子不会啊?”二伯母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南衣有些脸红:“未婚先育不好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知道好听了!”二伯母瞪了她一眼:“你倒是给我做点好听的事情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南衣垂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年之内,你给方家一个继承人,我给你自由,还有……”二伯母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你们别在燕京逍遥,滚回西京,我丢不起这个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宋山离开了方家四合院,情绪略显得有些低落,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可心里面还是忍不住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我们回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邵武他们一直在外面候着,接上宋山上车之后,就低声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找个地方,喝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山突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在心情不舒服的时候,就三个选择,烟,酒和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烟他不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身体也不好,作为一个养生大师,他是不会让烟来破坏自己的身体的,所以他从来不碰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本来就是心情不舒服的根源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对于他而言,唯有酒可解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面转角,好像有一个酒吧,环境还不错,比较安静,没有这么多的人!”许邵武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山也懒得理会许邵武怎么这么熟悉燕京的环境的,他现在就想要喝一杯,然后让自己的睡一觉,这样会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叫烟云楼的酒吧,从外面的装饰来看,不太像是一个现代就把,看上去有点好像古代的那种的青楼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个酒吧开在这种比较安静的地方,倒是一件让人感觉好奇怪的事情,燕京的酒吧,大多都在后海一带,哪里才是最多人流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正是夜色当空,酒吧热闹的时候,然而这个酒吧却没有多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帅哥,要什么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吧台一个中年男人,打扮的有些西部牛仔的感觉,和这个酒吧的装饰,一点都的不搭配,感觉格格不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喝一杯就醉的酒吗?”宋山坐在吧台,酒吧略显得安静,只有零零落落的几个人,而且放的不是现在流行音乐,而是一种比较古典的旋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帅哥有些小忧郁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人笑了笑:“那我给你调一杯醉生梦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醉生梦死,有这么神奇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山看着中年男人,笑着说道:“我倒是有些期望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中年男人就调出来一杯酒,酒的颜色有些奇特,半色幽蓝,半色鲜红,还有一团火焰在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略有些唯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常,一般不高兴的时候喝一杯,能睡一觉的!”中年男子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山一口喝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没啥感觉,就好像有些烧喉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”中年男子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啥感觉!”宋山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体质其实有些偏向酒精敏感的,不然以他的新陈代谢能力,还有他身体素质的强悍,千杯不醉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其实很容易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一杯酒下去,他好像没啥特别的感觉,有点好像喝一杯有些烧喉咙的白开水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中年男子疑惑的看了一眼宋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酒不会是假的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山的确没感觉,他直接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厉害啊!”中年男人来兴趣了:“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喝醉生梦死如同白开水一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了想,道:“那我再送你一杯,我的压箱底绝技,这一杯酒名为天堂和地狱,目前为止,还没有一个人能受得住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杯酒也很奇怪,酒杯不大,酒呈现黑色的液体一样,然后杯口上有一抹幽幽的火焰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山看了一眼,也没有多想,也一杯给喝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也没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中年男人:“你们酒吧的酒,好像没啥度数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真是来了一个怪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人这时候才看着旁边的许邵武,道:“老许,哪里找来这么怪咖的,我这酒,十头牛都得睡过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老板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邵武安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认识?”宋山这时候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这是我的战友,洪都!”许邵武轻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是自己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山笑了,他对许邵武有足够的信任,再说了,自己不愿意,即使把自己弄到外太空去,也能回得来,还真不怕被人拐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笑着说道:“洪老板,再来点压箱底的活,能把我给灌醉了,给你算双倍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我这暴脾气,还真忍不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洪都这辈子出了当兵,唯一的喜爱,就是调酒了,他自认为自己的调酒的本事一般般,世界第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不是自吹的,他在世界调酒大赛上,拿过第三名的,虽然不是很有分量的赛事,但是也是一个荣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口气调出来了十几杯酒,但是宋山却好像一个没事人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许邵武有些看不过眼了。、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一杯啤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邵武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啤酒?”洪都倒上了一杯冰啤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山一口喝掉了,然后他才感觉,有些晕乎乎的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子五六十度的酒都干不掉他,就一杯啤酒,他就晕了?”洪都瞪大眼睛,实在有些不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家老板有些体质不一样!”许邵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怪咖!”

        洪都无奈的看了一眼宋山,然后又看看许邵武:“老许,什么时候转业的,怎么退回来了,一点声音都没有啊,好些年没见了,我还真以为你这些年不知道死在那个角落里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我当初都是想要一辈子烂在那里面,可很多事情是很难如愿的,我们也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邵武笑着说道:“我现在很满意自己的生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像你!”洪都低沉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那句话,我现在很满意自己的生活!”许邵武扶起宋山,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洪都看着他们的背影,有些感叹:“没想到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阳光把宋山给映照的有些刺眼的时候,他下意识的挥动了一下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当他缓缓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映入他眼眸深处的是一张俏丽又熟悉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梦玥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山一个激灵,从床上挑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我,你很吃惊吗?”梦玥笑眯眯的看着他,然后提醒说道:“没穿衣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山连忙把被子裹好,然后如同一个特委屈的大男孩看着恶魔一样的看着梦玥:“你怎么在我家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你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梦玥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山才环视一眼,这里有些小熟悉啊,但是不是自己的四合院,好像什么时候应该是来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了!

        他记起来了,梦玥在燕京的小别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在你家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山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梦玥坐在椅子上,双手抱胸,眼角挑了一下,嘴角慢慢的扬起:“昨天晚上,有人在我家闹腾了大半夜,扰人清梦不说,还当起了拆迁队,差点就被抓起来了,也就是我心善,我要是心狠一些,昨天晚上就该让你在外面的大门口躺一晚上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这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山完全记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酒后断片的毛病,  也不是第一次了,反正只要喝醉酒了,他非常容易遗忘掉那些记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我给你找点监控记录给你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梦玥笑着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山没啥勇气去面对自己的酒后样子,他心里面有些念叨着,老许办事不靠谱啊,知道自己醉了,也不知道好好的送自己回家,怎么让梦玥捡回去了,梦玥可是一直都居心不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的时候,这时候还在梦玥小别墅生活区外面候着的许邵武一行人,一个个鼻青脸肿的,一脸幽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说老板喝醉的时候,怎么有这么强的战斗力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七对着镜子,看着自己眼窝子,淤青一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咋知道啊!”许邵武扯动了一下嘴角,有些痛,他的身体强化过之后,简直就是钢铁模式,可这样都还挨不住醉酒发飙的老板,他有些后怕的说道:“以后还是不要让老板喝醉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面几个保镖也连忙的点头,明显一个个都受罪不少啊。

        ()

    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

  https://www.zwydw.org/book/45/45448/3905952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zwydw.org。唯美日记手机版阅读网址:m.zwydw.org